关于瑞波ripple和恒星stellar的那些往事!

       专栏开通第一天,给大家分享下关于瑞波和恒星的那段往事,那段往事社区很多人其实早已知道,但是相信还是有很多新人并不了解,在此做下普及。

       其实我本人对恒星和瑞波也是爱恨交加,因为我曾经也持有过很多,但是目前已经基本都没了

       说到这两个项目,不得不提的一个人就是JED,全名Jed?McCaleb,jed也许有些币圈新人并不了解,但是说起他最开始搞的一个软件,可能大家都知道,没错,就是电驴,曾经大学时代的下载神器。jed在1998年就开发了电驴,并在2005年成功把电驴搞成了世界风靡一时的下载软件,但是2006年电驴遭到了起诉,JED没有选择应诉,而是缴纳了3000万美元的罚金,电驴时代从此告一段落,软件也交给了社区,任其自生自灭,算是放任自流了。

       不过我们想一想,我们上学的年代哪个小男生的某个硬盘里没有藏点电驴的小片片呢,特别是在2000年到2008年这几年间度过你大学生涯的那段时期。电驴风靡程度可见一斑,但通过最后的日落西山事件有人说Jed也就是纯个搞技术的,因为随便一个人都可以吧电驴搞的更大,但是Jed却没有!

      在2010年左右,jed在搞某个游戏项目的时候偶然发现了比特币,当时灵光一现,认为这玩意很好,随手就创立了门头沟,也就是币圈早期大名鼎鼎的MT.GOX,门头沟最辉煌的时候占全球比特币交易量的70%以上甚至更多!不过Jed在创立mt.gox成立仅仅半年多的时间后就把这个交易所卖给了法胖。所以在门头沟最后倒闭的时候Jed也做到了全身而退!

      Jed通过对比特币的研究发现,比特币还是有很多的不足的,于是创立了ripple,就是瑞波

运营ripple的公司最开始的名字叫opencoin,也就是现在ripplelabs的前身。

      Jed感到了自身一个人力量不够,找到了另外两位大牛,其中一个就是现在ripplelabs的当家人拉森。

      Jed在和拉森共同工作的那段时间,让他们在瑞波的发展方向上产生了严重的分歧,拉森主张要让瑞波想大中型机构银行等合作,而jed坚持要发展社区,发展草根力量,这让jed产生了把拉森赶出去的想法,终于两人的矛盾似乎变得不可调和,于是jed成功的发起的一次投票会议,以期通过投票的方式把拉森赶出Opencoin,不过让Jed和所有粉丝以外的是,投票结果是5:1,投1的那个正是JED自己,拉森成功的留了下来,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不得已自己离开了ripple公司。

    Jed走后,为了实现自己的想法,让自己的产品更加靠近社群,靠近草根,与2014年8月1日正是发布了恒星项目,并宣称最终要把恒星币的95%要免费发出去,但是作为瑞波的联合创始人,他自己手上有90亿的XRP,在他和拉森闹掰的那一刻,就向市场发信,宣称要在很短时间内抛售掉他的波波,并成功引起了市场的大恐慌,把市场砸了一个深深的大坑,最低在bitstamp网关到了1分以下。

       其实在这个过程之中不得不提到的是一个大银行,就是美国银行巨头富国银行,据《纽约观察家》当年报道,富国银行当年成立了一个特别小组,就是为了拥抱数字货币,不过随着门头沟的倒闭,还有JED的原因,该小组解散。

      富国银行为此很不欢迎jed,还冻结了拉森的银行账户,言下之意,你要跟他往来,别怪我不客气。

      富国也银行从此与加密货币也不相往来,当时正值支付巨头Stripe,打算1300万美元收购ripple,但是因为拉森和富国银行走得很近,使得这项收购得以流产,因为stripe和富国素来不和。最终的结果是stripe成功投资恒星stellar。

      因为jed的抛售计划给市场带来了恐慌,所以他也作出了瑞波持有者和比特币持有者的回馈计划,为了防止jed的无节制的抛售,拉森和jed做了长期的谈判,并最终达成jed的波波的锁仓计划:第一年每周1万美元

第二,三和第四年每周2万美元

第五和第六年每年7.5亿XRP

第七年每年10十亿XRP

第七年后每年20亿XRP

       结果,协议达成不久,拉森发现了一个奇怪的账户大量卖出xrp,经证实是Jed的表妹,所以官司又来了,这样把jed的套现平台bitstamp也摆在了一个很尴尬的地位,而当时bitstamp的一个董事还是ripple的高管(我感觉好复杂,此处我心中已省略一万字的感叹)。

      官司打完之后,jed的锁仓计划正式生效,但是jed还会时刻在限额之内在市场抛售XRP

rUPV9BZBL6vmFdkqiSB6c5ssmmLjpUBnbr

rKFX9siDtANNdGGtRai5YuP5CP8aD3EhJo

rnNqkPMMnrFdiq7uN1r4uAjq7Tvab4xgvL

这几个是当年jed的其中60亿的xrp的账户

      有兴趣的可以去查查他的资金走向!

      这是关于瑞波和恒星的一段历史,希望这段历史能让社区新人更多的了解ripple和stelalr的过往!



1 个评论

我来补充下Jed McCaleb打完官司后写的日志:我的胜利判决,2016年2月12日 二月被证明是对我和Stellar.org的一个成功的月份。不仅上周是我的生日,而且我们也有两个重大的新闻。如诗意一般,一个是新的令人兴奋的开始章节和一个长期的问题的终章。首先,我们宣布了一项实施。这个实施将可以免费汇款到在尼日利亚的200个村庄,惠及30多万人。它具有可能影响生活的巨大潜力。它是恒星协议的第一个在现 实世界中,用于大规模人道主义目的的例子(我相信这也是任何区块链技术中的第一个)。这也开始展现出恒星网络可以做什么,又是如何造福人民的。我们对 2016年剩下的日子很期待。本周也看到了一个长期问题的终结。恒星和我终于拿到了与当事人瑞波公司(Ripple)之间的纠纷的判决(或和解)。该和解协议表明,Ripple的说法是完全没有根据的。Ripple已经承认以下条款,以换取恒星和我同意和解。 恒星得到所有资金。 这些资金是瑞波用不适当的行为冻结在Bitstamp网关的。这一判决证明了瑞波的声索都是毫无依据的。当我离开瑞波时,我同意(瑞波的律师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来确认)了以我或我的孩子的名义持有的XRP的销售限制。但随后瑞波 - 直接违背了事先的确认 - 声称其他人的销售侵犯了我的协议,并导致Bitstamp冻结了属于恒星的1百万美元。本次和解的结果是,所有解冻的1百万美元都归恒星 - 这证明我们才是正确的。 ​ 瑞波支付所有的Bitstamp的诉讼费用,并负责所有相关方的财务费用。这也表明,瑞波和Bitstamp的对我提起的诉讼是毫无依据的。 ​ 我的行为与以前的协议完全符合,但现在我有关于我可以卖出的XRP的数量的更优厚的条件。新的依据是成交量的百分比。根据最近的交易量我可以卖出更多XRP,并且随着交易量的增加而提高。之前的约定是定额美元限制,上限是不可能上升的。为实现这一点,我会托管我的XRP。 ​ 我终于可以捐出我的20亿XRP用于慈善事业,在以下的协议下我不能做这件事。这让我可以继续资助更多的慈善机构,比如Give Directly和MIRI。这两个组织在我达成之前的协议前就是我一直积极支持的。 ​ 作为这个和解协议的一部分,我终于卖掉了我瑞波股权的剩余部分。瑞波被要求以一个很好的价格来给我找一个买家。 这个和解协议的结果显示,我完全符合以前协议的条款。就个人而言,我很高兴看到这些毫无根据的指控被推翻。 ​ 在(尼日利亚)农村社区的实施和瑞波毫无根据的指控被推翻意味着恒星能够继续推进原来陷于与瑞波相关的法律困境的人道主义使命。我很高兴地宣布,恒星将使用 资金,继续推进农村金融的实施。我也希望瑞波社区一切安好。现在是时候让我把精力重新集中到使用恒星来帮助那些需要改善经济生活的人们的使命中去。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Copyright ©